张国荣

广告

张国荣去世前和谁吃的最后午餐?

2011-03-31 16:26:07 本文行家:木子墨茗

4月1日,哥哥张国荣逝世8周年,日前香港周刊联系到室内设计师莫华炳(Alfred Mok),他是和哥哥吃“最后午餐”的朋友。

张国荣张国荣

  4月1日,哥哥张国荣逝世8周年,日前香港周刊联系到室内设计师莫华炳(Alfred Mok),他是和哥哥吃“最后午餐”的朋友。Alfred说事后才得悉,哥哥和他见面之前,已在文华酒店订了一个房间,哥哥早为自己的人生旅程自编自导自演一场戏,Alfred只是他的配角而已。8年过后,他才肯谈及当时的一些细节。当时,Alfred是否察觉到对方有任何异样之处?哥哥吃了什么?他有胃口吗?在准备离开世界之前,他想留下什么呢?

  哥哥抄身份证送他礼物

  根据Alfred的回忆,8年前的4月1日,他接到了哥哥张国荣的吃饭电话,于是两人约了中午1点在铜锣湾的Fusion餐厅见面。等Alfred踏入,哥哥已经戴着口罩坐着,当时他身穿淡灰色西装,内里有深灰色T恤,当时点了一客意大利粉,胃口还算蛮好。两人一聊就是三个小时,Alfred说:“我觉得他非常的紧张,手不停地颤。”哥哥还抄下Alfred的身份证号码:“他六个月以前问过我,那天又多问了一次。”哥哥是要在遗嘱中留下一份小礼物给他,但他不肯透露是什么礼物。

  在两人的倾谈中,哥哥曾问Alfred:“如果你病得很厉害,无药可救,你会怎样解决?”听到这个问话,Alfred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应对,只说:“我会吃安眠药,万一人家找到了都有得救。”“你错了,”哥哥很直率地说:“要死,最直接是跳楼。”听到哥哥这样说,Alfred连忙摇头说不同意:“我和你都这样贪靓,怎么能这样做,就像鸡蛋落在地上,万一一不小心压到别人……还是躺在床上好一点……”

  建议哥哥去美国看医生

  那段时间,哥哥已经不停找医生,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同,令他更加头脑混乱,心情更加抑郁,那天吃午餐,Alfred主动建议陪哥哥去美国看医生,哥哥回答:“也有人叫我去四川,现在是SARS高峰期,哪都去不了。”吃完午餐,哥哥坚持要送Alfred回公司,就算推开门或者开车门,哥哥都非常小心,明显顾忌SARS,也显得爱惜健康和生命。下车前,Alfred提醒哥哥说:“你赶紧回家去换衣服,你约了人家打球。”每周二哥哥习惯约唐唐打羽毛球,没想到哥哥竟跟他说:“你不用再打电话给我。”

  Alfred走到公司电梯前突然一阵惊心,他想起哥哥曾说过那家酒店的窗打不开。于是他赶紧打电话给张绿萍,希望她能找到哥哥。张绿萍回电话说知道哥哥在中环,因为约了陈淑芬见面。6点40分,哥哥跳了下去,了却自己的一生。

  上午驾车漫无目的兜风

  时隔多年,Alfred无奈说有些要发生的事无法阻止,他透露哥哥曾怀疑自己撞邪,而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陪哥哥去美国看医生。他回忆起午餐时哥哥表现得非常怕SARS,戴着口罩,有人认出他,他还对人家笑。哥哥上午十点多打电话给Alfred,就自己驾车出街,漫无目的在周围兜风,他对Alfred说,那一天早上感觉很辛苦,只想开车开得很快,最好就这样撞车算了,他想起自己约了Alfred,才赶来就餐。

  哥哥缘何有了情绪病,Alfred分析说:“他一心想做导演,大陆有一个老板很欣赏他,想投资给他拍戏。”哥哥当时已经选好一个剧本,描述1939年发生在青岛的故事,“我在青岛做过室内设计,他曾问过我很多意见,并告诉我他找了《霸王别姬》的幕后班底,一切进行得如火如荼。”后来感到剧本和青岛外景有距离,他开始感到失落,再加上投资的老板出了问题,资金未能到位,哥哥更受打击。

  患病后更加不停地抽烟

  “哥哥有情绪病,主要是看不开,头脑打结”,后来更患上胃酸倒流,灼伤了嗓子。哥哥曾到澳洲看医生,被建议烟酒都要戒,但因为当时有合约在身,到录音室灌录唱片声音不够完美,就更显得情绪低落。当时还有4部片约等着他拍,可惜因为精神不振,睡眠很差,于是更加不停地抽烟,一支接着一支,连手上拿个水杯都颤抖得不得了,坐立不安,魂不守舍。

  2002年夏天本来约好去看世界杯,但后来哥哥还是推了,他说夜晚能听到声音,心绪不宁。在哥哥发病期间,Alfred保持每周和他见一两次面,充当心理医生,“可能有太多大师讲不同意见,不知道要听谁的,让他更为混乱和心绪纠结,后来家人不让他接触,也许也有他们的理由”。
分享:
标签: 张国荣 午餐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搜狐娱乐,《张国荣去世前的最后午餐 密封8年首度曝光》,http://yule.sohu.com/20110327/n304949453.shtml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